麦香分集剧情介绍(1-36集)大结局

分类:分集剧情

作者:韩剧网-韩剧堆来源:www.hanjudui.com人气:670更新:2020-05-17 22:04:17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18 21:25:11

麦香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

云宽突然退伍返回落雁滩 麦香和云宽婚事遭到两家反对

  落雁滩的麦香漂亮又能干,是十里八乡出名的好姑娘。为此,麦香提出比武招亲,条件必须是当兵的,而且还得入赘麦家。村里的年轻人跃跃欲试,但麦香都看不上,因为她心中已经有对象了,那就是从小和她青梅竹马的云宽,甚至麦香的招亲条件也全是冲着云宽的标准来定的。

  麦家历来是军人之家,有当兵的光荣传统,麦香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,要不然也早当兵去了。麦香的父亲麦子黄是大队书记,他自然希望女婿是一个当兵的。

  云宽突然从部队复员了,他兴冲冲地回到乡里。看到云宽没有了肩章和帽徽,从小有军人情结的麦香对此非常失望,她认为云宽脱了军装就不是军人了。

  麦香父亲麦子黄和云宽父亲本来是一起长大的兄弟,感情非常好,当初他们一起当兵,一起提干,一起生孩子,后来因旺山贪污公款,麦子黄没有徇私枉法,使得旺山丢了党籍军籍,狼狈回乡,从此他们两家积下了怨。麦香非常担心两家父母不同意她和云宽的婚事的,但云宽认为自己有招,他准备采用迂回的战术,实在不行就耍赖。

  云宽的母亲已经去世,他还有个哥哥,忠厚老实,还未成婚,现在他们父子三个都是光棍。回家后,云宽把复员安置费交给父亲旺山,旺山决定把这笔钱给儿子娶媳妇用。

电视剧麦香剧照

  村委会的乾坤叔听过云宽回来了,专门过来看他,问他之后的打算。云宽在部队上已经想好了,回来就留在落雁滩,建设自己的家乡。乾坤叔有意扶持云宽,他认为云宽当过兵,眼界宽,非常适合去村委会,眼下村委会正缺人手呢,他希望云宽明天就上任。然而,旺山却不希望云宽留在村里,认为这样没出息。

  云宽告诉父亲,自己有对象了,就是麦香,没想到遭到了父亲的激烈反对,他怒称如果儿子敢把麦香娶回来,除非自己死了。

  为了让退伍的云宽符合家里的招女婿条件,麦香向父亲提出建议,只要当过兵的,自己都可以考虑。麦子黄被女儿绕进去了,他答应女儿,复员转业的都算兵,听了父亲的这句话,麦香总算放了心。

电视剧麦香剧照

  晚上,云宽和父亲云旺山喝酒聊天,趁着父亲喝酒高兴,云宽劝父亲接受自己和麦香的事情。旺山借着酒意含混说道,只要儿子喜欢,能给自己生一个大胖孙子就行。云宽听了非常高兴,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麦香。

  陶二兰是云宽的同学,这么多年,她一直在心里暗恋着云宽,但她也知道云宽喜欢的人是麦香,可她却不死心。这一天,她在路上见到回乡的云宽,心里美滋滋的,尽力地和对方套热乎。

  云宽的同学金天来和云宽是一起长大的好友,他叫云宽一起去喝酒。金天来也对当兵很向往,他告诉云宽,部队征兵,自己报名了。云宽认为参军好,能增长见识,对方将来一定是个好兵。另外,云宽告诉他,自己和麦香的事情快成了。金天来让他抓紧一些,因为村里的年轻人都对麦香有意思,但云宽很自信,他称自己和麦香感情深厚,别人根本就撬不动。

  麦香在渡口当渡娘,旺山本来要乘船,一看是麦香在这里便改变了主意,他气愤地告诉对方,让她死了心,她和云宽的事情成不了。听了这番话,麦香急匆匆地赶来找云宽,称他父亲根本就不同意他们的婚事。云宽一听就急了,他跑回去质问父亲,但旺山认为那是自己昨晚喝酒说过的话,不算数。

  陶二兰跑到云宽家,帮着旺山做这做那的,有意讨好他。听说旺山不同意云宽和麦香的事情,陶二兰似乎看到了自己和云宽还有机会。

  村里的二流子欲对麦香行不轨,云宽路过,狠狠地揍了对方一顿。麦子黄过来看到了这一幕,只冷冷地对女儿说了一句,跟他回家。回家后,麦子黄质问女儿是不是跟云宽在谈对象。麦香承认自己和云宽已经处了好几年了,只是怕父亲生气才一直没说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18 22:20:30

麦香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

陶二兰属意云宽特地讨好云家 旺山坚决不同意儿子入赘麦家

  麦香的母亲虽然支持女儿和云宽好,但也非常无奈,因为云宽是旺山的儿子,麦子黄肯定不会同意的,这件事一定障碍重重。

  金天来的母亲是陶二兰的姑姑,她认为麦子黄是大队书记,自己和麦香母亲琴宝又是好姐妹,在陶二兰的撺掇下,她觉得儿子符合麦家的条件,所以有意给儿子去麦香家提亲。金父也觉得麦香是个好姑娘,他让老婆先去跟麦香的母亲琴宝探探口风。在琴宝看来,金天来是个好孩子,她不反对女儿和金天来交往。

  从陶二兰那里听说金家去麦家提亲了,云宽非常气愤,他直接跑到麦田找金天来兴师问罪。金天来意识到一定是妈妈干的。他赶紧回去质问妈妈,这么大的事,为什么不跟自己商量一下。看到云宽坚拒,陶二兰出于私心,赶紧跑来劝金天来不能放弃这件事,但金天来根本听不进去,扭头就走了。 陶二兰在一旁煽风点火,她劝金家在金天来当兵之前,赶紧把这件事定下。

  麦香明确告诉父母,金天来不合适,但琴宝和麦子黄都觉得金天来符合招亲的各项条件,他们非常赞同这门婚事。麦香很郁闷,和云宽在田间商量此事。云宽表明自己决不放弃,在麦香的鼓励下,他决定硬着头皮,勇敢地和麦香一起到麦家挑明两人的关系,求麦家成全此事。

  云宽对麦子黄说尽了好话,并且尽力讨好对方。在云宽的甜言蜜语下,麦子黄有所软化,他向云宽承诺,如果旺山在三天内同意云宽入赘麦家,自己就考虑此事。云宽一听喜出望外,他向对方表示自己一定攻克堡垒。

  云宽离开麦家后,由于紧张,他满头大汗。看到麦香依然担心,他让对方放心,就算上刀山下火海,自己也一定往前冲。但事情并不像云宽所想的那么乐观,倔强的旺山坚决不同意儿子给麦家当上门女婿,他认为麦子黄是在欺负自己,从今往后,谁也不能提一个麦字,否则就从这个家滚出去。

  为了讨好旺山, 陶二兰三天两头往云家跑,不仅帮旺山做家务,还经常买菜做饭。陶二兰的苦心打动了旺山,他问清楚对方的确喜欢儿子后,便向对方直言,儿子的婚事自己做主,他会和儿子挑明,让她等信。

  云宽向乾坤叔搞联产承包责任制,但乾坤叔思想保守,怕有风险。在云宽的劝说下,乾坤叔的思想有所松动。

  旺山跟村里老人下棋,大家提起云宽和麦香的事情,旺山气愤难当,并放言除非麦子黄 当众给自己下跪,否则儿子和麦香的婚事永远没有可能。麦子黄正好路过这里,他听到后气哼哼地回到家里,连饭都吃不下去。回到家的麦香正准备和父亲商量自己和云宽的事,不等她开口,麦子黄就劝女儿放弃和云宽的事情,他以后不会再考虑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0 21:05:27

麦香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

云宽麦香私奔失败 旺山拒绝治疗逼云宽就范

  云宽苦口婆心地跟父亲旺山谈自己和麦香的事,但旺山就是油盐不进,死活不松口,如果云宽非要跟麦香结婚,就断绝父子关系。说到最后,旺山提出让云宽跟陶二兰定亲。这时,麦香也赶了过来,她强调无论长辈有什么恩怨,自己和云宽是无辜的,而且对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父亲,自己也不能不管不问,如果以后再这样,自己也不客气了。旺山听了这番话,非常气愤,他让麦香死了这条心,如果云宽敢娶她,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。一气之下,麦香转身跑出了云家。

  麦香对追来的云宽说分手吧,但云宽和她已经好了三年了,他万分舍不得,但是麦香认为现在没有路可走,所有的路都堵死了。云宽突然有了个主意,他建议和麦香离开这里。麦香立刻意识到这是私奔。经过云宽一番劝说,麦香终于同意了。

  云宽和麦香私奔的事不小心被陶二兰看到了,她赶紧告诉了旺山。旺山一听就急了,急急火火地跑到渡口去追他们。看到坐船远去的云宽和麦香,情急之下,旺山不顾一切地跳到水里去追他们,结果他不识水性,呛了水。云宽看到父亲有危险,赶紧跳下水去救父亲。随后,旺山被云宽赶紧送进了医院。在医院,旺山要求儿子把针头拔了,只要儿子不死心,他就死活不接受治疗。

  云宽和麦香是自由恋爱,乾坤叔听说他们私奔后,建议麦子黄成全他们,如果一直这么顶下去,伤的是孩子。

  麦香回到家,遭到麦子黄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。麦香和云宽私奔的事情被村里传开了,麦香心情郁闷,非常迷茫,她也不知该怎么办,只能默默的来到渡口撑船。

  旺山坚持出院,云宽只能带着他先回到家。陶二兰赶过来看望旺山,旺山让她放宽心,她和云宽的事情慢慢来。听到这句话,陶二兰心里暗暗高兴。云宽看到陶二兰在家里插手,气不打一处来,让她赶紧回去。

  麦香一直没回家,麦子黄担心女儿,特地来渡口接女儿。一见到女儿,麦子黄就诚恳地向女儿道歉,并告诉女儿他已经想通了,女儿的幸福最重要。麦子黄知道,因为云旺山一直在那儿顶着,所以女儿和云宽这事儿弄不成。出于心疼女儿,麦子黄决定不计前嫌,第二天去找旺山,跟他他好好地说说。

  旺山主动来到云家找旺山和解,但旺山很倔强,看到对方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。麦子黄好言劝对方放下孩子们的事情,让他们自己做主。旺山死活听不进去,他心里一直记恨当初对方向部队告发自己的事情。麦子黄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,他认为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,对方占公家便宜,这是错误的,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这样做。为了给女儿开脱,麦子黄把女儿和云宽私奔的事揽到自己头上,称他们走是自己同意的。旺山一听更气愤了,两人针尖对麦芒,吵得不可开交。最后,麦子黄愤怒地离开了,发誓再不进云家一步,他现在对云旺山彻底死了心。

  云宽当年犯错误也是有苦衷的,当时两个儿子都快饿死了,为了孩子旺山一时糊涂,所以才冒着违反部队纪律的风险贪污公款。当时麦子黄坚持原则,他及时向组织汇报了云旺山的错误,才使得旺山丢了党籍军籍,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所以在旺山看来,这个怨根本不能化解。

  琴宝当年刚好去部队探亲,她很清楚麦子黄和旺山的结不好化解。麦香对现状非常无奈,对于自己和云宽的事情,只能先放下。

  云宽和麦香都觉得自己的父亲做法没错,他们俩之间为此也起了冲突,两人在渡口不欢而散。

  为了让儿子就范,旺山拒绝吃药,并放言如果云宽不答应自己,就死给他看。云宽万分无奈,只能先答应了父亲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0 21:53:28

麦香第4集分集剧情介绍

云宽被父所逼来到陶家提亲 麦子黄临终前让女儿嫁给金天来

  为了父亲,云宽无奈之下同意了和陶二兰的婚事。陶二兰为了气麦香,特意跑来告诉她,云宽第二天就要来陶家提亲了。听闻此言,麦香赶紧来医院,她想向云宽求证此事。云宽知道自己辜负了对方,他没脸见麦香,只能让哥哥出面,替自己回绝了她。麦香没想到这件事是真的,她悲痛欲绝,痛苦地离开了医院。

  看到陶二兰三天两头往云家跑,金天来得知她马上要和云宽定亲了。金天来看到麦香在渡船上悄悄落泪,他不忍看着麦香痛苦,便跑到医院痛斥云宽辜负了麦香。云宽告诉对方自己有苦衷,这一切都是父亲逼得。

  麦子黄心疼女儿,他跑到渡口安慰女儿。麦香告诉父亲,其实自己伤心的是,她和云宽好了三年,但最后对方连解释都没有就和自己分手了。麦子黄理解女儿的痛苦,他劝女儿回家吃饭,别让***担心。

  麦香回到家,茶不思饭不想,回想起云宽曾经对自己的爱意和承诺,她根本无法放下这段感情。看到女儿如此痛苦,母亲琴宝劝慰女儿,世上不只云宽一个好男人,不值得为他如此难过。

  云宽愁眉苦脸地跟着爹来到陶家提亲,受到陶二兰父母的热情接待。陶二兰父母非常喜欢云宽,建议他和女儿赶紧把结婚照办了。陶二兰为了不让云宽难堪,建议母亲此事不急,云宽刚退伍回来,村委会事情多,以后再说吧。云宽在陶家心不在焉,他借口村委会有事,离开了陶家。路过渡口时,云宽看到了麦香,两人默默无语。

  云宽心情苦闷,跑到小饭馆喝闷酒,金天来过来安慰他。云宽内心痛苦不堪,痛称自己不是人,明明不喜欢陶二兰却去她家提亲。云宽知道自己对不起麦香,他请金天来帮自己劝劝麦香,但金天来称能安慰麦香的只有对方。云宽痛苦万分,他连称自己做不到。

  乾坤叔认为云宽的做法太草率了,完全不必这么做,他这么一投降,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。云宽非常痛悔,他不顾外面下着大雨,一头冲了出去。在大雨中,云宽放声大哭,对天喊道自己后悔了。

  同一时间,麦子黄骑着车子去县里开会,天降大雨,为躲避拖拉机,麦子黄不小心摔在桥下,脑袋撞在了石头上,非常严重。幸亏金天来刚好路过此地,他救起了麦子黄,连忙背着他去了医院。经医生诊断,麦子黄因外伤得了脑溢血,如果不是金天来及时把他送来,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云宽本来第一时间想去医院看望麦子黄,但陶二兰谎称麦子黄并无大碍,所以云宽就没有去。麦子黄清醒后,告诉女儿,金天来是个好孩子,如果女儿嫁给他,自己就放心了。为了让父亲走得安心,麦香违心地答应了父亲。麦香去找金天来,直接问对方喜不喜欢自己,金天来一头雾水,但为了让麦香放心,他答应跟着麦香去告诉麦子黄,自己答应娶麦香。

  得知麦子黄病情严重后,云宽还是跟乾坤叔赶到了医院,他正好看到金天来答应娶麦香的这一幕,不禁愣住了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1 21:08:01

麦香第5集分集剧情介绍

金天来入伍前和麦香订婚 陶二兰无理取闹云宽对她心生厌恶

  麦子黄临终前,欣慰地听到了金天来答应入赘麦家娶女儿的消息,他带着微笑离开了人世,麦香和妈妈悲痛大哭。麦子黄的去世对她们母子来说是个晴天霹雳,她们痛感天塌了。

  尽管旺山跟麦子黄结怨了大半辈子,但听到麦子黄走了的消息,他也泪流满面,感慨这份恩怨已了。回忆起麦子黄对自己的情意,旺山心里充满了感动,但也顿感空落落的,以后再也没人跟他干架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

  琴宝认为金天来厚道实在,还救过麦子黄一命,女儿嫁给他也不错,但她还是担心女儿依然放不下云宽。麦香心已冷,她让母亲不要再提云宽了,自己已经答应了爸爸,这件事不会变。

  金天来求妈妈去麦家提亲,对于儿子态度的转变,陶希妹大感意外,她本来就很想成全此事,所以见儿子主动提这件事,她就高兴地决定第二天就去提亲。陶家麦家一拍即合,两家人商量好,不管金天来是退伍还是提干,等三年一到,就让他们领证结婚。这时,乾坤叔走来,通知金天来第二天就去武装部领军装。

  从乾坤叔那里得知麦香已经和金天来订婚后,云宽非常冲动,恨不得立刻就去找麦香,现在他后悔死了。麦香的闺蜜进来对云宽一阵数落,陶二兰也刚好来了,她让对方对云宽客气一些,而麦香闺蜜却指责她搬弄是非,惹出这么大的是非,吵着吵着,两个人动起了手。云宽忍不住对她们怒吼,让她们都出去。

  父亲去世后,坚强的麦香还是一如既往地去渡口工作,以前怎样现在还怎样。看到琴宝担心,她安慰妈妈说,等以后麦田麦收长大后日子就好过了。

  在一片祝贺声中,光荣军属牌被挂在了麦家。金天来发誓自己在部队上一定好好干,给落雁滩的男人争口气。麦香去送金天来,她请求天来等带上领章和帽徽后,拍张照片寄给自己。金天来郑重地答应了她。

  为了贴补家用,麦香提着家里的鸡蛋来集市上卖,麦香不好意思吆喝,在村里小青年的帮助下,这些鸡蛋很快卖光了。陶二兰正好和云宽在这里,她注意到麦香后,讽刺云宽魂都被麦香勾走了。云宽特别反感陶二兰这样,斥责她以后再这样说,他们之间就完了。

  回到家里,麦香收到了金天来从部队来的信。信里附有金天来穿军服的照片,金天来在信中说道,自己希望早日入党,早日立功。读罢信,麦香心里充满了希望。

  晚上,麦田突然抽风,麦香焦急万分,抱起弟弟就往卫生院跑。路上,她遇到了云宽,云宽正好应父亲要求送完陶二兰回家。云宽得知情况后,二话不说,立刻用自行车带着麦香和弟弟前往。在云宽的帮助下,弟弟麦田得以及医治。云宽因担心麦香,在卫生院候了一晚上,一夜无眠,他希望麦香以后家里有什么事尽管跟自己说。但现在麦香跟他很生分,她让云宽回去吧。

  陶二兰也来到卫生院取药,看到云宽和麦香在卫生院告别的场面,心生嫉恨。为此,她怒斥云宽和麦香还一直腻歪着。云宽不想搭理他,让她闭嘴,然后扭头就走了。 琴宝正好看到这一幕,得知情况后,她劝麦香还是和云宽少来往,那个陶二兰不是省油的灯。

  过后,陶二兰不依不饶,尾随着云宽又到了村委会大闹。乾坤叔看到陶二兰无理取闹,劝她回陶家坝,并称云宽弄了一个扎手的刺猬。云宽思来想去,他决定和陶二兰退婚。尽管旺山承认当初自己一门心思阻止儿子和麦香过分了,但他认为儿子现在退婚也不合适,云家丢不起人,再说,麦香也不是个物件,不能丢了再捡回来。

  陶二兰母亲觉得女儿做事欠妥,她告诉女儿要聪明些,只有把对方的心焐热了,才能把日子过好。陶二兰决定明天去趟落雁滩,保证对云宽换一种态度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1 22:11:53

麦香第6集分集剧情介绍

陶二兰耍赖逼云宽娶她 云宽一直对麦香念念不忘

  云宽在水边发呆,她想到因自己的过错和麦香天各一方,不禁思绪万千。

  陶二兰带着自己亲手织的毛衣来村委会看望云宽,她向云宽承认了错误,并承诺以后再也不这样了。云宽让陶二兰以后别老往这里跑,他调侃自己现在还要见麦香呢,陶二兰赶紧说,她不吃醋。

  村里召开大会,宣布正式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,以后大家种什么,怎么种,村里不会干涉。土地承包的事落实了,以后渡口也需要承包。麦香和闺蜜翠姑商量着承包渡口的事情。两人随后闲聊,翠姑已经得到了德福的聘礼,她还斥责云宽找了陶二兰真是瞎了眼。

  麦子黄坟地所在的这块地被麦香家承包了,云宽考虑到麦香家没有劳力,主动默默地来到麦香家的田间干活。

  化肥有了着落了,乾坤叔让云宽赶紧出差去趟广州提化肥。陶二兰得知后,非要跟着去。并逼问对方结婚照什么时候领,自己好准备嫁妆。云宽嫌他心烦,而陶二兰见状斥责对方心里还有麦香。一怒之下,云宽称自己心里根本就没有对方。这一次,连旺山都看不下去了,他劝陶二兰别闹了。

  陶一兰劝妹妹别把云宽弄丢了,光吵是没用的,如果先斩后奏,不怕云宽不就范。随后,陶二兰自作主张,带了一车嫁妆来到云家,并要求大哥云哲帮忙收拾一间房作为婚房,如果云宽回来后不答应结婚,自己就一头撞死。看到旺山和云哲很紧张的样子,陶二兰谎称自己在云宽走前已经说好了,等他回来就把婚事办了。旺山一听,这才放了心。

  云宽来到广州,办妥化肥的事后,顺便过来看望金天来。在吃饭时,金天来问他和陶二兰是不是要结婚了。一说到陶二兰,旺山心里有苦说不出,他让对方别提她了,并称自己想退婚。在金天来的一再追问下,云宽酒后直言,自己还爱着麦香,不想放弃她。金天来一听就急了,斥责对方那麦香当什么了,并称自己绝对不会让出麦香。云宽求对方给自己一个机会,但金天来告诉他,自己比对方更爱麦香,他让云宽回去好好过日子,不许再骚扰麦香,否则就不客气了。说罢,金天来转身就走。

  陶二兰特地来到渡口,对麦香谎称云宽在走前已经说话和自己订婚了,而且对自己特别好。另外,她还不知羞耻地说道,自己怀孕了。麦香不爱搭理她,称自己还有事。

  旺山心里很清楚,陶二兰一定是说谎了。但事情走到这一步,云宽也必须和陶二兰结婚,否则会出大事。

  云宽坐着麦香的渡船回来了,他请求麦香原谅自己,他想和陶二兰退婚。麦香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,她伤心地说,在自己最无助时,云宽和陶二兰订了婚,而金天来却给了自己很多帮助,在自己眼里,金天来是个真正的男人。麦香认为,既然陶二兰已经置办好了新房,而且也怀孕了,就应该放下自己,因为自己已经是金天来的未婚妻,对方应该很清楚。听完这番话,云宽无奈地提着行李走了,只剩下泪流满面的麦香。

  云宽回家后,看到新房,愤怒地质问父亲这是怎么回事,坚决地称自己要退婚。随后,云宽来到陶家找陶二兰,让她回来后来自己家一趟。陶二兰父母看着云宽,一头雾水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云宽一直为自己和陶二兰的婚事闷闷不乐。乾坤叔劝慰他,既然已经和麦香画上了句号,就忘了她吧。但云宽觉得陶二兰胡编乱造,以后日子怎么过,现在不想委屈自己了。乾坤叔觉得这样不妥,因为云宽现在是村里的干部,一举一动都被村里人看着呢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2 21:17:10

麦香第7集分集剧情介绍

陶二兰戏剧性地嫁给云哲 麦香对金天来死心塌地

  麦香知道云宽的秉性,他不可能做出让陶二兰怀孕的事情,因此她清楚这应该是陶二兰在说谎。

  云宽叫来陶二兰,当着父亲和云哲的面坦言这个婚不结了,自己的婚姻不能被绑架,婚姻大事要自己说了算。陶二兰听了很气愤,她直言绝不让步,一怒之下,她跑到渡口,怒斥麦香破坏了自己的婚姻。麦香本来不想搭理她,但见她这么无理取闹,也忍不住和她理论一番。

  为了劝旺山不要干涉儿子的婚事,乾坤叔借叫他喝酒的机会跟他好好讲道理。讲了半天,旺山还是觉得如果退婚很丢人。乾坤叔告诉他,如果他再这么固执,云宽的村委会副主任都不干了,这样下去耽误的不是云宽的婚事,而是他的前程,孰轻孰重,要好好掂量掂量。

  琴宝担心云宽退婚的事牵扯到麦香,但麦香非常有主意。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,麦香认定绝不能走回头路,也不能给正在部队服役的金天来抹黑。在麦香眼里,金天来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,她相信对方会给自己带来幸福的。

  云宽要退婚的事传遍了全村,村里的花婶给旺山出了个主意,云宽死活要退婚,陶二兰死活要嫁,不如让云哲娶了二兰。旺山觉得只要云哲同意,这个办法可行。之后,花婶又去陶希妹那里,让她先去给陶二兰做做工作,心里先有个底。

  陶二兰的姐姐埋怨她节外生枝,非要编出怀孕的假话,结果弄得云宽要退婚。因此,大兰劝她去麦香那里认个错。为了挽回云宽,陶二兰只好硬着头皮来到麦家,给麦香道歉。陶二兰说了半天好话,让麦香去跟云宽解释一下。但麦香知道陶二兰的品行,她坦言对方的事情和自己没关系,她没工夫管。

  听说父亲又让陶二兰和云哲成婚,云宽觉得这是天大的笑话,但他没想到云哲却愿意。陶二兰从姑姑那里听到让自己嫁给云哲后,反应非常激烈,她不甘心,觉得云宽云哲哥俩根本就不能比。陶二兰一冲动,又跑到渡口找麦香的麻烦,斥责她是个狐狸精,还在勾引云宽。麦香也没让步,让她和自己去找云宽说清楚,不能不清不白的。

  麦香和陶二兰来到村委会找到云宽。陶二兰非要说是麦香挑拨她和云宽的关系,所以才被退婚的。云宽当着大家的面,厉声澄清他的退婚和麦香没有关系。麦香也郑重地说,自己和金天来定亲的事整个落雁滩都知道,她以军人未婚妻的身份让陶二兰从此闭嘴。

  陶二兰回到家在床上痛哭,花婶跑到陶家劝陶二兰嫁给云哲,她说云哲为人忠厚老实,比嫁给云宽合适,而且嫁给云哲后,她还是陶家的大儿媳妇呢。经过花婶一番劝说,陶二兰突然想通了,她无奈地说这就是自己的命,认了。

  云哲和陶二兰成亲了,云哲高兴地合不拢嘴,陶二兰却哭着一张脸。乾坤叔宣布婚礼开始,在喜气洋洋的气氛中,陶二兰嫁到了陶家。

  金天来从部队打来长途电话找麦香,他惦记着家里土地承包的事情。云宽正好在村委会看到了这一幕,他心里不是滋味,默默地走了出去。

  婚后,陶二兰不让云哲碰。旺山指责儿子窝囊,娶媳妇不就是为了传宗接代吗。云泽心里烦,晚上去地里找到正在干活的云宽喝酒。其实,云哲从一开始就知道二兰喜欢的不是自己,就因为自己同情二兰,所以就娶了她。云哲以为只要成亲就没事了,但现在他发现二兰的心根本就不在他这里,云宽心里也因为麦香的事情不痛快,兄弟俩拿着酒瓶喝了起来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3 21:03:27

麦香第8集分集剧情介绍

金天来在部队提干回乡探亲 麦香天来在江上举行了婚礼

  云宽云哲兄弟俩在田间大口大口喝着闷酒,云哲失声痛哭,云宽心里也为麦香的事烦闷,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劝慰哥哥。

  云哲醉醺醺地回到家,借着酒意,他想和陶二兰亲热,没想到二兰气急之下,给了云哲一巴掌,并称对方连云宽的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上。陶二兰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云哲,他这次终于像个男子汉一样,把对方按倒在床上。云宽旺山父子俩在院里听到他们夫妇俩吵吵闹闹,也无可奈何。

  第二天,云哲精神焕发,喜气洋洋地和陶二兰去陶家坝回娘家。

  金天来给麦香寄来第七十九封信,他三年没有探亲回家,实现了自己当初的承诺。因努力上进,金天来在部队提了干当了排长,他急切地盼望着利用探亲假的机会和麦香成婚。

  金天来的上级领导刚好是麦子黄的老部下,在天来回乡探亲之际,他给了天来一笔钱转交给麦家。

  听说儿子马上要回乡探亲,陶希妹欣喜不已,天来提了干又要娶媳妇,这是双喜临门。不过,想到儿子是入赘麦家,金家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。麦子黄一走,麦家只剩下琴宝和麦香撑着,为了让儿子的婚事不至于寒碜,琴宝准备送给麦家一千块钱。不仅如此,陶希妹还让二儿子打了新家具,用拖拉机拉到麦家。

  翠姑也带着德福和弟弟去麦家刷新房。在乡亲们的帮衬下,麦家里外一新,琴宝看了非常高兴,但是心里也有些内疚,天来是上门女婿,本来这些都是应该自己家准备的。

  麦香剪了短发去渡口接回天来,金天来一看到麦香就给她敬了个军礼,并夸她真好看。两人高高兴兴地去乡里领了结婚照,走出大门,金来紧张地都出汗了。金天来一直都盼着这一天的到来,他在部队也时常梦到家乡的大江,麦香一听,直接建议在江上举行婚礼,金来一听非常赞同。

  在乡亲们的祝福声中,麦香和金天来在江上举行了红红火火的婚礼。云宽驻足在岸边,看着远处的婚船,心里五味杂陈。

  旺山看到云宽难受,来到麦子黄的坟头,他心里翻江倒海,悔恨不已,当初正是因为自己的固执硬生生地拆散了云宽和麦香,毁了两个孩子的幸福。为此,他特意穿上军装,向对方敬礼道歉。

  新婚之夜,金天来幸福地抱住麦香,感觉就像做梦一样,他承诺以后要好好疼麦香。

  一大早,金天来就不顾刚刚新婚,和麦香一起来到地里干活。看到地里有这么多活计都是麦香干,他心里内疚不已。两人回忆起部队的起床的军号声,麦香不禁想起了父亲,心里很难过。金天来见状,承诺以后一定要好好疼麦香。说心里话,金天来恨不得每天都陪麦香,但麦香很清楚,这个阶段家里离不开他,以后等天来当了营长,麦田麦收长大了,自己再随军。金天来决定以后给家里尽量多寄些钱,这样麦香的日子会好过一些。

  云宽和乾坤叔正好来到这里,考察各家种地情况。云宽正好看到麦香和金天来恩爱的样子,心里不是滋味。天来一见云宽就热情地招呼他,感谢对方帮忙做地里的活,并邀他晚上去镇上喝酒。

  在云宽看来,金天来是人生的赢家,他感觉老天爷金天来是自己的另一半,自己差点当上的排长对方也当上了,自己爱的麦香对方也娶了。既然天来和麦香木已成舟,云宽只有送上自己的祝福,并希望他好好对待麦香。金天来非常感动,他没想到自己还能和云宽像哥们一样坐下喝酒。两人又聊起部队的生活,为了军人的魂,两人痛快地干了一杯。

  晚上喝酒回来,金天来告诉麦香,云宽和他诉衷肠了。麦香听了却不高兴。第二天,金天来和麦香在果园里干活,麦香想知道昨晚天来和云宽说什么了,金天来一听就乐了,他觉得对方犯小心眼了。

  金天来知道麦香很向往部队生活,特意给她从部队拿回一套女军服,麦香一看到,立刻心花怒放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3 22:20:17

麦香第9集分集剧情介绍

云宽不堪陶二兰无理取闹提出分家 麦香怀孕云宽不幸遇到车祸被讹

  拿到军装的麦香,喜不自胜。看到麦香高兴的样子,金天来心里又惆怅不已,马上有三天就要回部队了,他真舍不得离开麦香。

  穿上军装的麦香漂亮极了。麦香说起自己对当兵的向往,金天来认为对方就是典型的军人情结,笑称如果自己早拿出来,指不定麦香婚礼时就穿上了。

  金天来要回部队了,金家父母特地备好了满满桌菜给儿子送行。在酒席上,天来称等自己回到部队后,让家人多多照顾麦香。因天来是入赘麦家,麦香受到了金家大嫂佳慧的冷嘲热讽。麦香不卑不亢,端起酒敬二老,称自己和天来会好好孝敬父母的,天来的光荣就是金家的光荣。金父金母非常喜欢麦香的懂事,他们提议自己家人口多,以后麦香家的果园,全家人都要一起帮忙。大嫂佳慧嘲讽着说,这还真成了一家人了。

  饭后,金天来夸麦香和大嫂的对话不软不硬,有理有据,对麦香赞不绝口,夸她真是个好媳妇。麦香挺不好意思的,她叮嘱对方,以后给自己多写信。天来看到麦香准确地说出天已经写了79封信,天来感动不已,承诺自己一定在部队好好干,不辜负麦香的期望。

  金天来要走了。在渡船上,天来回忆起在初中联欢会上,麦香唱过一首柳堡的故事,在天来的请求下,麦香又动情地唱了起来。歌声悠悠,荡漾在江上,两人情意绵绵,不舍离别。

  金天来返回了部队,又恢复了往日忙忙碌碌的部队生活。团长非常关心牵挂昔日老首长麦子黄的家人,嘱咐他下次写信时,替自己向家里问好。

  云宽看麦香家里活多,主动默默地替她干活。回家后,云宽受到陶二兰的冷嘲热讽,指责对方热脸贴个冷屁股,云宽斥责对方无理取闹,他实在受不了陶二兰的无理取闹,无奈提出分家。旺山死活不同意,放言除非自己死了。云宽见状,提出自己搬出去即可。在村委会,云宽向乾坤叔提出给自己分块宅基地。乾坤叔认为新房太贵,杨集的大旺哥有旧房卖,他建议云宽买下来,这样比买新房划算。

  村里很多人自承包后,生活都大大得到了改善,但麦香老的老,小的小,她什么都不敢想,只希望能把眼前的事做好就行。

  陶希妹很热心,主动来到田里给麦家母子送饭。麦香总是想吐,陶希妹觉得麦香是怀孕了,心里喜滋滋的,她提出去医院检查一下。果不出所料,麦香真的怀孕了,陶希妹和琴宝高兴地合不拢嘴。麦香赶到乡里,让石小乐帮自己拨通部队电话,告知对方要当爸爸了。云宽刚好回到乡里,听到了这个消息,默默地走了出去。

  自麦香和天来成婚后,云宽还是一直没对象,翠姑劝云宽不能一个人过下去,但云宽只是笑称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。

  现在的落雁滩只靠小船运输已经远远不够了,云宽提出修栈桥,换大船,此事得到了乾坤叔的认可。

  云宽买下大旺家的旧房后,赶紧忙着修房子,他从中得到灵感,如果利用河滩的坡地建个砖厂,那落雁滩就有了自己的砖厂了,乾坤叔认为这件事可行。

  有人因醉酒驾驶撞到云宽开的拖拉机上,那人因伤势过重而亡。尽管责任不在云宽,但对方家人还是不依不饶,要求对方赔付。云宽也没钱,他只能先把修房的款垫上。看到云宽经济紧张,旺山提议云宽还是搬回来住吧。

  云宽带着修房钱,来到死者家里赔礼道歉,对方认为钱太少,跟云宽闹了起来。云宽忙不迭地说对不起,但对方还是不肯罢休,非要他喝酒。死者的妻子实在看不下去了,痛斥他们人都喝没了,还在喝,而且明明责任方在自己,还这么讹人家,实在不像话,她要自己来处理这件事。转头她让云宽走,但云宽因喝酒过多,倒在了地上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4 21:05:06

麦香第10集分集剧情介绍

云宽和阿莲日久生情而成婚 麦香去部队探亲偶遇梅芳

  喝醉倒地后的云宽被死者的妻子安置在床上,睡了好几个小时。云宽醒来后,经死者之妻自我介绍,云宽这才发现对方是自己的初中同学阿莲。 看到阿莲难过流泪,云宽让她放心,这件事自己绝不会撒手不管的。阿莲通情达理,认为责任不在云宽,她拒绝了对方的赔偿金。在云宽的一再坚持下,阿莲才收下钱。云宽感谢阿莲没有为难自己,并给她留下住址,以后有困难就找他。

  金天来很上进,又对麦香很疼爱,现在麦香一门心思地跟金来好好过日子,不再对云宽有念想。翠姑很欣慰麦香这么想,她怕怀孕的麦香累着,主动承包了撑船的重活。

  在云宽的张罗下,村里的栈桥很快就修好了,村民们看着新建的码头,敲锣打鼓地庆祝,就像过年一样。云宽承诺,继续让麦香和翠姑承包渡口。

  因为修房款都被用作赔偿,云宽只好无奈地打发走工人,停止了修房。阿莲知道后,觉得挺可惜的。时不时的,阿莲也经常帮云宽洗洗衣服什么的,两人越走越近。

  转眼几年过去了,麦田都上学了,麦香的女儿金凤也好几岁了。在去部队探亲的路上,麦香悄悄地为同车厢的士兵们买下盒饭,送给他们吃,并让列车员说是列车上安排的,千万别说是她买的。列车长为麦香的行为感动,特地在火车的广播上表扬了麦香。麦香很难为情,赶紧称自己是军嫂,做这些事是应该的。

  下火车后,士兵们列队感谢麦香。前来接麦香的金天来打趣道,自己这当连长的都没这待遇。

  廖团长转业了,他没有选择留在城里,而是回乡里当了书记。廖书记知道琴宝家生活困难,他告诉琴宝,以后家里有什么事,一定来找他。

  云宽一直在照顾阿莲和狗娃母子,慢慢地两人有了感情,他们俩频繁的走动遭到阿莲婆家人的闲话。为替云宽解围,阿莲当着自己家小叔子的面,直言自己愿意嫁给云宽。云宽把阿莲的话当真了,他决定娶阿莲。阿莲觉得自己结过婚,又带着孩子,配不上云宽,但云宽并不嫌弃这些,他劝阿莲不用犹豫,自己并不是同情对方才提出娶她的,他也不想一个人过下去了。在云宽的鼓励下,阿莲同意了。云宽承诺等把房子修好了,就结婚。这么些年,阿莲一直没动当初云宽赔的钱,她让云宽用这笔钱去修房子。

  这一次, 旺山非常赞同云宽和阿莲的事情,但陶二兰却认为阿莲占了大便宜,以云宽的条件,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。旺山支助云宽修房子,又遭到陶二兰的闲话。

  麦香到了部队后,非常兴奋,她很喜欢部队的环境,称和她想象的一模一样。麦香是第一次来部队,对很多事情都感到新鲜。金天来很高兴麦香母子过来探亲,他让麦香母子在部队多住几天。

  为了跟上形势的发展,云宽向廖书记提出多条建议,把栈桥改修成廊桥,把大船改为机动船,廖书记和对方不谋而合,他也有此意。两人决定一定要利用好瓯江,把它发展成全乡乃至全市的通道。

  在部队招待所,麦香认识了营教导员杨志刚的妻子梅芳。梅芳家在广东韶关,她自己办了一个饲料厂,一个养猪场,去年她挣了五十万。麦香听闻非常惊讶,她感慨广东的女人这么能干。梅芳很爽快,她提出让麦香去自己那里看看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4 21:57:13

麦香第11集分集剧情介绍

琴宝生病麦香立刻返乡 麦香再次怀孕却因救人流产

  在阿莲的张罗下,她和云宽的新房焕然一新。陶二兰也假装热情地过来帮忙,意在告诉对方,这家里的家具钱都是自己家出的。

  在梅芳的厂子里,麦香见到了大规模的机械化管理,她感慨万千,很佩服梅芳。没几天,才来广东几天,麦香大开眼界,长了见识,心里也有了想法。人家是军属,麦香也是,而落雁滩守着那么多资源,自己的日子却过得紧紧巴巴的。麦香决心向梅芳一样,回去想办法过好日子,这样也没给金天来丢脸。

  在天来的建议下,麦香主动来到炊事班帮忙。在和炊事班长的聊天中,麦香知道了有个士兵叫陈阿水,三天不吃不喝了,一直在闹情绪。听说阿水和自己是老乡,麦香给他做了碗家乡饭。阿水看到麦香端来的这碗饭,感动不已,称和妈妈做的一模一样。原来阿水的妈妈身体不好,精神又出了问题,他非常牵挂母亲却回不去。听说对方家力落雁滩才十几公里,麦香向他承诺,等自己探亲完,赶紧过去看望***妈,好好照顾她。听完这番话,阿水立刻活蹦乱跳,马上就不闹情绪了。

  琴宝在地里干活,因心肌梗塞突然喘不上气,昏倒在地里,幸亏被陶希妹及时发现送进医院。在部队的麦香听说这件事后,心急如焚,她想让天来和自己一起回去,但天来面露难色,因为部队刚上新科目,事务繁多他回不去。麦香知道天来的难处,她一点都没怪罪他,领着金凤急急忙忙赶回了家乡。

  幸亏翠姑,陶希妹,云宽等人忙里忙外,琴宝才得以从医院出院顺利回家。 回到落雁滩,麦香正好看到云宽和阿莲在举行婚礼,她替云宽暗暗高兴。

  新婚之夜,云宽感慨万千,自己终于有个家了。阿莲觉得自己能嫁给云宽就像做梦一样。云宽觉得这是他俩的缘分,他承诺以后要带着狗娃好好过日子,从今天开始,日子就有盼头了。狗娃马上要上学了,阿莲非常爱云宽,她想让云宽给狗娃起个名,并跟云宽的姓。云宽给狗娃起名叫云飞。

  从部队探亲回来后,麦香又怀孕了。一天晚上下暴雨,不巧狗娃得了急性阑尾炎,麦香不顾自己怀有身孕,亲自撑船送狗娃他们过江。因淋了雨又受了刺激,麦香不幸流产。阿莲知道后,痛哭不已,她非常内疚,觉得对不起麦香,连称麦香是狗娃的救命恩人。麦香不想让家里人替自己担心,她叮嘱云宽阿莲,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流产的事情。

  部队的事告一段落后,金天来也赶紧从部队赶回来看望琴宝。看到麦香一夜未归,金天来赶紧去医院看怎么回事。麦香谎称自己只是感冒,她本想把这件事蒙过去,没想到天来却从医生那里得知了真相: 麦香不仅小产,而且很难再怀孕后。金天来心里非常痛苦,他责怪云宽为什么偏偏找麦香撑船,云宽也很自责,痛悔不已。

  得知麦香小产后,琴宝和陶希妹都很心疼麦香,但她们觉得麦香还年轻,以后还能再生。听了这句话,麦香天来心里不是滋味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5 21:04:03

麦香第12集分集剧情介绍

琴宝因病离世只剩麦香支撑麦家 金振江病倒金天来动了转业的心思

  乾坤叔,云宽和阿莲来看望琴宝,看着小产后的麦香忙里忙外的,云宽不免替她担心不已。琴宝看在眼里,知道云宽还惦记着麦香,晚上她告诫麦香,既然已经和天来过上了日子,就要好好珍惜。麦香让妈妈放心,自己知道。等弟弟们都长大了。琴宝一病不起,现在这个家就靠麦香来撑着,琴宝很心疼女儿,麦香劝母亲别瞎想了。

  云宽主动到果园帮忙锄草,麦香怕人们说闲话,让他以后别来了,自己只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。云宽也不想让麦香为难,放下了锄头。这时,石小乐过来传话,乾坤叔让云宽去一趟。

  村里的冯锁子过来和麦香商量办转头的事,他告诉麦香,现在光靠刨土干活是不行的。现在的麦香知道家里根本离不开她,她对此没有任何兴趣,扭头就回到家。到家后麦香发现妈妈琴宝摔在地上,路过这里的云宽赶紧把琴宝送到了医院。在医院,因抢救无效琴宝死了。麦香抱着妈妈伤心大哭。

  麦香带着女儿金凤,两个弟弟麦田麦收安葬了母亲,她在妈妈坟头暗暗发誓,自己一定要把麦家支撑下去。

  在麦香的张罗下,廖书记好不容易弄了三吨化肥,解决了落雁滩的化肥问题。乾坤叔和云宽非常佩服麦香,直夸她能干。

  部队又要裁军了,麦香希望天来一直在部队干下去。廖书记夸麦香一直坚守着这份荣誉,他很钦佩麦香。

  自母亲琴宝走后,转眼十年过去了,麦田,麦收和云飞都长成了大小伙子。参军是麦家的老传统,麦收决定高中毕业后去参军。云飞不想再上学,他玩心太重,整天往游戏厅里跑,让阿莲和云宽十分头疼。

  阿莲的肚子又开始疼了,怕耽误云宽运化肥,阿莲让云宽先去忙,等他回来再陪她去医院看病。

  云宽希望云飞在学校好好读书,将来上大学,但云飞却不听云宽的安排,他决定毕业后打工。麦田和云飞是好朋友,麦田劝云飞好好想想,打工毕竟不是小事。云飞嘱咐对方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云宽和阿莲。

  十年了,陶希妹纳闷怎么麦香还没怀上孩子,她一直不知道麦香已经不能再怀孕这件事。老伴金振江突然晕倒了,麦香得知后立刻赶了过去。

  金天来在部队干得不错,已经当上了营长。他回乡探亲得知父亲病倒后,赶忙去了医院。金振江看见儿子回来非常高兴,让他给自己行个军礼。金天来知道家里现在需要人手,他悄悄拉麦香出去,跟麦香商量说,要不自己转业吧,这样能帮家里分担负担。麦香本来不同意,但在天来的坚持下,麦香终于松了口。

  麦香同意后,天来又去和父母商量转业的事。没想到金振江反应激烈,他坚决反对此事,为自己回来,想都别想。陶希妹也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,这些年,他们很珍惜儿子给家里带来的荣誉。金天来没想到在父母如此看重军人的荣誉,金天来同意不转业了。金振江听了脸上立刻出现了笑容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5 21:49:56

麦香第13集分集剧情介绍

阿莲被确诊得了宫颈癌 虽经手术还是不幸离世

  麦香和金家父母一样,非常珍惜军人的荣誉。平时一说自己是军属,心里就美滋滋的。麦香打趣地问天来,自己这样是不是虚荣。金天来说对方是不一样的女人,这不算是虚荣。麦香听了非常高兴,直夸对方是个好丈夫,事事都顺着自己。

  阿莲被医生确诊得了宫颈癌, 得知这个消息后,云宽非常震惊。苦闷之余,云宽喝酒解愁,他心里很自责,阿莲这病是拖出来的,自己太粗心了。经乾坤叔劝说,第二天云宽拉着阿莲去市医院诊治。麦香亲自撑船送云宽阿莲过江。

  市医院的医生告诉云宽,如果给阿莲做手术只有一半的成功率,如果不做,阿莲只能再活两三个月。云宽不知该怎么办,麦香劝云宽赶紧拿主意,为此,她专门跑到台球厅,找来了云飞。阿莲知道自己来日不多了,她不想做手术,只想回去好好陪云宽云飞好好过余下的日子。云飞没办法,他跪求麦香去劝母亲做手术。

  麦香知道阿莲心疼钱,但她劝阿莲说,现在不是心疼钱的时候,就算为云宽和孩子着想,也应该听医生的,给自己一个机会。阿莲终于明白了,她同意赌一把。并求对方帮自己一件事,万一手术不成功,以后替自己管管云飞,因为云飞从小被自己惯坏了。麦香让对方放心,自己一定管。

  金天来马上又要回部队了,麦香送走了他,并叮嘱对方给自己来信。天来回来的这段日子,金振江的病也好转了许多,陶希妹让麦香不用老跑过来了,麦家一摊子事够她忙活的了。

  阿莲病了,旺山告诉云哲陶二兰,作为一家人必须帮助。陶二兰不想出钱,趁她不注意,云哲偷偷拿出自己卖笋的私藏钱交给父亲,让他拿去用。

  旺山非常着急,来医院看望阿莲,劝儿媳啥也别想,把病治好再説。随后,旺山拿出自己和云哲凑出的钱,让云宽拿去用,另外,他还带来麦香天来的钱。云宽很过意不去,觉得不能收这个钱,但旺山说,如果他不拿着,麦香就要亲自来。

  云宽问阿莲怎么就突然想通了,阿莲告诉他,这么多年,自己一直想给云宽生个孩子。自从云宽娶了自己,阿莲和云飞的日子就有了着落,过上了幸福的日子,她非常知足。但阿莲恨自己身体不争气,偏偏得了这个病,所以她想赌一把。云飞劝她不要瞎想,打起精神,为第二天的手术做好准备。

  很遗憾阿莲的手术并没成功,临走之际,阿莲流着泪,默默地拉着云宽云飞父子的手,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们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7 21:01:01

麦香第14集分集剧情介绍

金天来在抗洪中不幸牺牲 麦香陶希妹向家人隐瞒此事

  阿莲去世后,云飞心烦意乱,为了离开落雁滩这个伤心地,他向云宽提出进城打工的事情,但遭到云宽的反对,他想让儿子继续回学校上学,没有文化什么都干不成。不顾父亲的反对,云飞坚决要走。

  廖书记召开会议,向各村传达办乡镇企业的事情,他强调要利用乡里的众多资源,打开新思路,要尽快赶上改革开放的这趟车,想办法带领大家致富。

  冯锁子把老板胡耀明介绍给麦香,张罗着办砖厂的事情,但麦香志不在此,她根本不感兴趣。随后,冯锁子又把胡耀明领到村委会,把他介绍给乾坤叔和云宽。听胡耀明介绍完后,云宽决定慎重考虑,因为这个地是政府的,他告知对方,村里先研究一下,过几天再答复他。 乾坤叔对此有顾虑,他认为胡耀明油嘴滑舌的,不靠谱。云飞觉得办砖厂要有合同约束,那块地既然一直空着,还是包给对方为好,这样村委会每年还能有进项。

  夜晚,忙了一天的云宽回到空荡荡的家,触景生情想起了阿莲,他不禁掉下泪。旺山知道儿子心里难受,借给他送饭的机会,劝他想开一些,不要让自己太苦了。

  胡耀明和村里签订了办砖厂的合同,他千恩万谢,高兴地离开了村委会。之后,乾坤叔通过广播通知大家,如有想盖大棚的,马上到村委会登记。麦香等很多村民都来了,看到大家迟疑不定的样子,云宽向大家保证政策不会变,等以后赚钱了再把村里垫付的钱还上。麦香准备在大棚里种植鲜花,在她的带领下,村民们都踊跃报名。

  乾坤叔收到了天来部队的电话,他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:天来在抗洪时牺牲了。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,陶希妹和麦香抱头痛哭。这件事来得太突然,让人无法相信。乾坤叔非常冷静,他建议这件事不能让得病的金振江知道,应该瞒着全家人。陶希妹念叨着不能再出事了,她同意让麦香一个人去部队。乾坤叔强调,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,连金凤也不能说。陶希妹怕金凤将来知道后会埋怨她们,麦香也同意这样做,她决定以后自己和女儿说。

  怀着悲痛的心情,麦香坐着火车来到部队,部队首长接待了麦香。原来,在抗洪中金天来是为了救一个小战士而牺牲的,部队为此给金天来记了一等功,并给予烈士的称号。麦香随后向部队提出两个要求,第一,把天来安葬在部队,第二,将来让麦收参军,这样可以把当军人的荣誉传递下去。听了麦香的这番话,部队首长很感动,他承诺将来只要麦收政审合格,身体没问题,他会亲自负责把麦收招进部队。

  陶希妹来到渡口等麦香回来,她看着江水,悲痛欲绝,儿子再也回不来了。乾坤叔不放心她,跟着过来,并劝她回家千万不敢这样哭,这样会要了振江的命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7 22:13:04

麦香第15集分集剧情介绍

麦收继承麦家光荣传统成功入伍 云飞落选对麦香怀恨在心

  麦香在部队整理着金天来的遗物,睹物思人,她禁不住悲从心来,抱着天来的军服放声大哭。大哭一场后,麦香的泪流干了,她告诉自己决不能垮掉,一定要带着女儿好好活下去。

  麦香带着部队发给天来的军功章和抚恤金,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家。麦香本想把天来的一等功勋章挂在老屋的墙上,但她突然又意识到现在还不能这么做,否则会让金父知道的。这时,陶希妹过来了,她拿着儿子的军功章和抚恤金,禁不住泪流不止。麦香本想让陶希妹拿走天来的抚恤金,但陶希妹不肯,麦香只好先收着。她们约定好,即使天来不在了,她们也要好好地过。陶希妹从心里佩服麦香,觉得她比自己刚强。

  云宽不知道天来去世的消息,他一直以为麦香去了城里推销鲜花。得知麦香回来后,云宽告诉对方,在自己战友的帮助下,麦香的鲜花有了销路,麦香强装笑脸谢过云宽。云宽看出麦香不对头,但麦香什么也没说。

  大嫂吕家慧想让儿子去城里读书,陶希妹没办法,只要无奈地找麦香。麦香非常明事理,她拿出天来的抚恤金,让对方拿去用。陶希妹非常过意不去,麦香告诉她,现在大棚里的鲜花已经开始赚钱了,她坚持让对方收下。

  金凤转眼上了初中了,她写了篇作文,我的爸爸,不等金凤念完,麦香便强忍着悲痛悄悄跑出去,面对着瓯江,她久久地坐在岸边,思绪万千。

  天来已经去世半年了。 廖书记去广州出差后,冯政委告诉了他天来去世的消息,为此,他心情沉重,提着水果,专门过来看望麦香。麦香问对方,自己向部队提出的这两个要求是否过分,廖书记曾是一名军人,他完全理解对方,并认为麦香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。另外,廖书记告诉麦香,天来的烈士称号已经被批下来了,部队政委托他带给麦香。麦香用颤抖着手打开奖状,她向廖书记承诺,自己不能辜负天来,她要好好活着,听了这句话,廖书记放心了。

  云宽隐隐约约感到天来出事了,他找乾坤叔闷酒,逼对方说出了实情。得知天来牺牲后,云宽感觉非常意外,他责怪对方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瞒着自己,乾坤叔解释说,这么做是怕金振江受不了这种打击。廖书记也从麦香那里过来了,他叮嘱对方要继续瞒着此事,以后要多关心多照顾麦香这样的军烈属。

  云飞急急火火地从城里赶回来,跟云宽商量参军的事,他想去部队捞资本,云宽认为对方思想不端正,去部队不合适,但云飞铁了心要参军,云宽便让他先去镇武装部报名,而且他告诫云飞,村里有好几个年轻人都报名了,这次参军名额只有两个。不过,云飞却信心十足,他决心一争到底。

  冯政委来镇里亲自负责征兵,在廖书记的支持下,麦收顺利当了兵。麦香感谢廖书记的帮助,但对方并不接受,他强调麦收是堂堂正正地参军,和自己无关。在大家的祝贺声中,麦家又挂上了光荣军属的牌匾,张部长专程赶来,代表武装部向麦香表示祝贺,并带来了麦收的新军装。

  云飞没被征上兵。气恼之余,他认为麦收能参军成功,是麦香走的后门。云宽劝儿子不能这样想,人家麦收是高中毕业,再说麦收也是军属,要优先考虑。云飞不服气,他固执地认为,在落雁滩,麦香是最特殊的,干什么都能干成。云宽替麦香辩解,他不让云飞这么说麦香。这么多年,云飞应该知道麦香的人品。

  麦田和金凤专程从学校赶回送麦收当兵。麦香特地包了馄饨给麦收送行,在麦收走前,她决定带着麦收去坟上看看父亲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8 21:04:13

麦香第16集分集剧情介绍

金家兄弟媳妇为抚恤金为难麦香 金凤得知父亲去世后跑到广州部队

  临别之际,麦香鼓励弟弟麦收在部队好好干。这次麦收当兵刚好和天来在一个部队,眼看天来牺牲的消息不能瞒下去了,麦香和陶希妹商量后,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麦收,等金凤考完试也告诉她。得知姐夫已经牺牲后,麦收以为姐姐是骗自己,当他亲眼看到箱子里的勋章后,才相信了这个事实。麦收看着麦家的军功章墙面,坚定地向姐姐表示,自己一定在部队好好干。

  在码头,云宽代表老兵向麦收云生告别,嘱咐他们一定要遵守部队纪律,吃苦耐劳,还要好好学习,别给落雁滩丢脸。

  金天佐去广州出差,得知了弟弟天来牺牲的消息。在陶二兰的撺掇下,金家的兄弟媳妇们认为麦香知情不说是为了算计那笔抚恤金,为此他们集体去找麦香闹。陶希妹得知后,赶紧来到麦家,表示自己知道这个消息,是她不让麦香说的,瞒着消息就是为了父亲金振江。陶希妹怒斥他们几个不懂事,现在就把抚恤金的事情说清楚。吕家慧听说儿子上学的费用就是从这笔抚恤金里出的后,也觉得挺羞愧的。陶二兰见状,马上又指责麦香这么做是为了虚荣,就为了门上的那块军人家属牌匾不被摘下来。陶希妹一听非常气愤,怒斥他们都是没良心的东西,并让他们都出去。麦香让他们等一下,当面把抚恤金分一下: 母亲一份,自己和金凤一份,大嫂孩子上学的就不用再还了。看到麦香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陶希妹忍不住抱着麦香痛哭。

  胡耀明的砖窑塌了,幸亏没有伤着人。在失败面前,胡耀明并不想解约,还想东山再起呢,弄得云宽很无奈。村委会想办一家饲料加工厂,在麦香的引荐下,麦香的同学燕军爽快地同意负责技术工作,云宽和乾坤叔非常高兴,准备立刻引进设备把饲料厂搞起来。

  陶二兰不怀好意,专程跑到金凤的学校,把天来去世的消息告诉了金凤,金凤一听就懵了。 陶希妹得知后非常气愤,怒斥陶二兰生怕天下不乱,这件事轮不到她来说,而且将来也不允许在金家说,万一姑父有个好歹,别怪她翻脸不认人。

  金凤和麦田不理解妈妈为何隐瞒不说,回到家中后,他们一起指责妈妈。金凤听信了陶二兰,她根本不想听妈妈的解释,悲愤之余,她跑出了家。

  金家除了金振江,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天来天来去世的消息。弟弟天星知道麦香不容易,向母亲提议把那笔抚恤金还给麦香。在码头,陶希妹和天星把抚恤金还给麦香,这一幕又被陶二兰看见了。

  金凤知道父亲去世后,无法接受,她给家里留了张纸条,跑到广州的部队看望父亲。麦香得知后非常着急,决定立即出去去广州找女儿。天星把这个消息告诉陶希妹,陶希妹怕金凤不听麦香的话,她也决定一同前去。天星用摩托车把妈妈送到镇上追上了麦香,母子俩要一同前往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8 21:58:09

麦香第17集分集剧情介绍

金凤和妈妈麦香和解 云飞麦田在广州卖假货被扣

  为饲料厂设备的事情,云宽要去广州出差,刚好他也得知了麦香和陶希妹去广州追金凤的事,所以他收拾了一下立即动身。出火车站后,云宽和麦香母子会合到一起。

  在部队的烈士陵园,金凤想起父亲对自己的疼爱,禁不住失声痛哭。麦香,陶希妹和云宽赶过来,没想到金凤对麦香完全不理解,对她非常仇视。看见金凤对自己不理不睬,非常悲痛,她在天来墓前痛哭不已。麦收从连队赶来,斥责金凤太不懂事,为什么连麦香的一句解释都不听,本来麦香已经准备跟她说了,但没想到陶二兰横插了这么一下,所以才没及时说。现在金凤这么做就是拿刀子在戳麦香的的心。在麦收的劝说下,金凤也理解了妈妈一些,她赶到墓前把妈妈拉了起来。

  陶二兰又挑事情,说自己亲眼看见陶希妹把抚恤金又全给了麦香。吕家慧一听就火了,她不顾天星的阻拦,怒气冲冲地冲进金家,大声嚷嚷着抚恤金凭什么只给麦香。屋里的金振江听到后,一激动从床上摔下来而不幸去世。

  父亲死后,金天佐对媳妇的做法非常气愤,他打了吕家慧一巴掌,怒斥她不做人事,连畜生都不如,等陶希妹从广州回来后,就跟她离婚。

  天星非常自责,他没有拦住大嫂,导致父亲去世。金凤觉得这件事跟自己有关,也非常自责。陶二兰假惺惺地跑到金家,哀悼姑父,陶希妹一见她怒斥让她走,再也不想看见她。

  云宽在广州解决了机器的事情,但他心情并不好,他在为麦香的事情糟心,什么事情都被麦香赶上了。这时乾坤叔过来找他。乾坤叔称自己年岁大了,想从位置上退下来。云宽认为乾坤叔在村里有威信,有经验,身体也硬朗,希望对方再陪自己干两年,现在落雁滩好不容易有点起色,不能缺对方。在云宽的坚持下,乾坤叔同意再干两年。

  金凤从广州回来后,还是对麦香不理不睬的。晚饭时,麦香拿出一等功奖状还有军功章,跟女儿动情地讲起了父亲。金凤终于想通了,她也理解了妈妈,同意回学校继续上学,并小心翼翼地戴上了爸爸遗留下的手表。麦香见状,忍不住流着热泪搂住了女儿。

  转眼金凤也快16岁了,她中考已经结束,对上重点高中非常有信心。麦香一直以为麦田参加了高考,但金凤告诉麦香,麦田根本就没有参加。麦香一听就急了,她第二天就去了市里的学校。从老师那里,麦香了解到了实情,并请姜老师再给麦田一个机会。姜老师为麦香的诚恳所打动,她答应尽量让麦田来复读,但同时她也强调复读费是一笔不小的钱。为了让麦田上学,不管多少钱麦香都愿意出。

  饲料厂盈利了,云宽对此前景非常看好,他希望将来加强核心竞争力,以后还要考虑各种农副产品的深加工。现在村里的饲料厂,养鸭场,酱菜厂陆续都建好了,唯独胡耀明的砖窑一直欠着管理费,云宽让石小乐转告胡耀明,如果再欠村里的管理费,就和他解除合同。

  云飞和麦田在广州进假货被扣,云宽一听,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动身前往广州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9 21:06:51

麦香第18集分集剧情介绍

因陶二兰传播谣言云宽落选 金凤如愿考上市重点中学

  本来云宽和麦香已经说好他一个人去广州就行了,没想到麦香不放心麦田也去了。两个人在火车上不期而遇,商量着麦田和云飞在广州卖假货的事情该如何处理。

  云宽和麦香到广州后,为自家的孩子分别交了罚款。麦香怒斥麦田为什么放弃高考,一声不吭地来到广州,既然答应了要考军校却没有做到。麦田看到姐姐那么生气,承认自己错了。云宽也对云飞一段训斥,但云飞认为自己只是想闯荡一番事业,并没有什么过错。

  知道了麦香和云宽一起去广州,陶二兰又在村头嚼舌头,非要说麦香和云宽有私情。刚好金凤路过这里,她听到后回去抱着奶奶大哭。在采茶时陶二兰又对云宽和麦香大放厥词,一旁的云哲被彻底激怒,他忍不住狠狠打了陶二兰一耳光。陶二兰没想到一贯忍气吞声的云哲居然打了自己,她立刻变成了泼妇,和云泽厮打起来。

  村委会马上就要改选了,石小乐也是候选人之一,他出于私心,说起了麦香和云宽的闲话。乾坤叔让他别跟着搅和起来,村民的嘴堵不住,别跟着传谣,陶二兰这是无中生有,败坏别人的名声。

  在陶二兰的大力挑唆下,村里对云宽和麦香的事情议论纷纷,大脚婶儿怕对云宽的选举有影响,向乾坤叔提出另选时间。云宽一向做事光明磊落,他并不担心这个谣传,选举大会还是如期进行。乾坤叔让云宽放心大胆干,让落雁滩有个新面貌。

  云宽大大低估了谣言的影响,他以一票之差遗憾落选,而石小乐如愿以偿,当选为新的村委会主任。廖书记觉得云宽落选有些反常,乾坤叔把实情告诉了对方。廖书记坦言谣言太可怕了,他叮嘱乾坤叔一定要劝云宽留在村委会,不要因此事闹情绪。

  云宽也没想到自己被石小乐打败,但他心胸宽广,并没因此气馁。云宽向乾坤叔表态,如果村委会还用自己,自己一定会继续工作。乾坤叔对于云宽的觉悟非常欣慰,云宽告知对方,自己是军人出身,还是有这个觉悟的。

  陶二兰对云宽的落选幸灾乐祸,云哲对此很生气,旺山也忍不住斥责她是吃里扒外的东西。金凤听到吕家慧说麦香和云宽的闲话,气得拿起椅子就砸她,而后她哭着回到家。麦香不解女儿为什么哭,但金凤什么也没说,只是让她去问吕家慧。麦香转头找到吕家慧,正告对方,她们是一家人,再怎样也不能伤着孩子,如果下次再听着这些,自己就不客气了,如果自己被惹怒,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。

  石小乐新官上任,心里得意洋洋,但他对村委会的建设根本没有规划,乾坤叔建议他把云宽留下,但石小乐心眼小,他认为云宽留下会妨碍自己的工作,但经过乾坤叔的力劝,石小乐只好同意云宽继续当副主任。

  麦田在姐姐的劝说下彻底想通了,他决心复读,争取第二年考上军校。金凤受村里谣言的影响,一直闷闷不乐,并且向麦香坦言,自己对妈妈去广州非常生气,本来广州的事情也跟麦田没关系,但现在妈妈把钱都因为云飞花了,她和麦田上学怎么办。麦香让女儿不用担心钱的事情,女儿能和妈妈说说心里话,才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。听了妈妈这番话,金凤理解了妈妈的苦心,她动情地抱住了妈妈。

  金凤如愿考取了重点中学市一中,金凤得知后兴奋不已,和女儿激动地抱在一起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29 21:54:39

麦香第19集分集剧情介绍

金凤无奈放弃上学执意进城打工 麦田决定复读立志考上军校

  即使麦香卖掉了大棚里的鲜花,甚至还从翠姑那里借了钱,还是拿不出足够的钱供两个孩子读书。麦香左右为难,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。金凤指责妈妈如果不给云飞交罚款,讨好云家的话,学费应该是足够的。金凤已经看出妈妈想牺牲自己,就等着麦香说出口了。麦香为了让麦田读军校,不得已说出让金凤先休学。麦田坚决不同意麦香的决定,他认为这样做对金凤不公平,他想放弃复读,但遭到了麦香的激烈反对,全家人吵了起来,金凤一气之下,哭着回到了房间。

  为解决麦香上学缺钱的事情,陶希妹召集全家开会,想让全家人都出些钱帮一下麦香。没想到老大和老二家都哭穷,称家里拿不出钱。只有天星体谅麦香的难处,他争取从股市里拿出些钱,但陶希妹知道天星媳妇也不好说话。

  乾坤叔在村里的喇叭里号召村民们集资,帮助一下麦香家。旺山觉得麦香是因为给云飞交罚款才没钱的,心里非常故意不去,他决定把云哲卖笋的钱拿出来资助一下麦香。云哲这次终于像了回男子汉,他不惧陶二兰,爽快地拿出钱让云宽给麦香拿去。云宽怕麦香为难,背着麦香悄悄来到市一中,替金凤交了这笔学费。

  钱的问题解决了,但金凤又出了新问题。心灰意冷之下,金凤撕碎了书本,同时也撕碎了她的上学梦。金凤没告诉任何人,悄悄去了云霞工作的服装厂打工。陶二兰从云霞那里得知后,把这件事立刻告诉了陶希妹。麦田知道后,他立刻到厂里找到金凤,让她跟自己回家,但金凤很固执,根本不听她的。无奈之下,麦香来到工厂找女儿回家,但金凤还是躲着不见。眼看第二天就要开学了,金凤还是没有回心转意。麦田知道金凤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因为当初自己放弃了高考引起的,他向姐姐发誓一定要好好复读,给家里争口气。

  麦香一趟趟去城里劝女儿回心转意,但金凤心意已决,根本不见她。麦香一点办法都没有,她这才知道自己的做法深深地伤着了女儿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30 21:07:42

麦香第20集分集剧情介绍

麦香集资办起了养鸭场 历经风雨云宽向麦香求婚

  麦香非常悔恨,自己对金凤的事情一错再错,伤着了孩子。本来金凤一门心思地想上大学,可是被自己拦住了,她肠子都悔青了。云宽劝她不要再想了,提出商量一下养鸭场的事。麦香也想以军烈属的身份带着村里人做点事情,但她觉得自己被家事所绊,力不从心。云宽认为对方性格刚强,与其怨天尤人,还不如把这个养鸭场办起来呢,再说还有村委会的支持,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再加上有自己保驾护航,有什么担心的。在云宽的竭力劝说下,麦香终于想通了,家里的麻烦事都是因缺钱引起的,如果有了钱就不至于这么为难了,所以麦香最终点头同意了。

  村委会支持麦香上马养鸭场,乡亲们非常信任麦香,纷纷表态决定和麦香一起干。麦香决定拿出军人家属的魄力担起责任,让大家集资入股来办养鸭场。陶二兰也看好养鸭场,提出了也要入股,麦香很大度,并没因之前的过节而拒绝她。陶二兰非常高兴,保证一定不给对方惹麻烦。

  出乎麦香的意料,村民们集资入股的热情非常高。麦香感谢大家对自己的信任,并和村委会拟定了一份协议。石小乐表示村委会大力支持,并给予很大的政策优惠。

  养鸭场的效益很好,看到麦香忙得不可开交,云宽很关心麦香,给她拿来自己亲自腌好的莲藕。旺山看到现在麦香和儿子都单身,希望儿子和麦香再走到一起,云宽也心有所动,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忘记对方,于是,他决定去找麦香谈谈。云宽去渡口找到麦香,他后悔二十年前,自己向命运地了头,所以错过了麦香,但现在命运又转了一个圈回来了。他提出和麦香成亲,不想再等了。没想到麦香却认为现在不能,她顾忌着云飞,金凤的感受,再说自己也没准备好,怕对不起天来。云宽认为对方太在乎荣誉了,这番话惹着了麦香,两个人为此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了起来,在麦香看来,军烈属的荣誉对麦家来说比命都重要。

  翠姑听说麦香没答应云宽的求婚,赶紧过来劝她要珍惜这个机会。村里很多人给云宽介绍对象,但他一个都不能见,因为他心里只有麦香。既然两个人心里都有对方,千万不要再错过了。麦田也劝姐姐,现在他和金凤都已长大,是时候姐姐该去找自己的幸福了,再说,云宽那么好,一心一意地等着麦香,自己都被感动了。麦田知道金凤恨妈妈,他提出自己亲自去找金凤谈谈。

  自昨天求婚失败后,云宽很难受,自己的一腔热情被麦香扑灭了。乾坤叔劝他再跟麦香说说,她不是守旧的女人,孩子是活的,牌匾是死的,只要通过了孩子这一关就好办了。

  云宽又到渡口找到麦香,承认自己说错话了,昨天所有的话全部作废。云宽的真诚打动了麦香,麦香不再和他生气。云宽很想早点娶她,便提出等他俩成亲后,干脆搬到老屋得了。麦香笑言,怎么对方急成这个样子了。云宽深情地拉着麦香的手,两个人又回到了过去。

  云宽和麦香的事,遭到云飞的激烈反对。他反对云宽搬到麦家,而且觉得爸爸没把自己当做这个家的人。

剧情吧 时间:2019-05-30 22:07:03

麦香第21集分集剧情介绍

云飞成立了船运公司 麦香和云宽重新走到一起

  云飞认为当初父亲是因为同情他和母亲才娶了妈妈,并指责云宽从来就没有爱过妈妈,一气之下,他离家出走。麦香听到后,决定先把这件事缓缓,否则对不起阿莲。好不容易找到云飞后,麦香告诉云飞,如果对方不同意,自己和云宽就不结婚。听到这句话,云飞才答应回家。

  回到家,云飞并没有骂云飞,他提出自己和麦香的事情缓缓再说。之后,云宽语重心长地劝儿子,不要再游手好闲,做事不能急功近利,必须踏踏实实地从小做到大。但云飞一心只想做大事,他觉得爸爸不理解自己,决定找麦香说说。

  云飞想办个船运公司,麦香觉得这是大事,现在既没钱也没船,这事很不好办。云飞认为麦香是军烈属,在落雁滩威信非常高,他恳求麦香出面,找大家集资,先让自己有条船办起公司。麦香劝云飞先去找云宽谈谈,但云飞觉得父亲不理解自己,而且怕大伙说他以权谋私,所以不能找他。麦香很为难,她决定这件事太大了,容自己想想。

  云宽根本不相信儿子,他觉得云飞办船运公司的事太不切合实际,需要的资金太多,风险太大。但麦香认为云飞在船运公司干过,对这行也有所了解,他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行。年轻人有想法,做长辈的该支持一下。尽管麦香和云宽讲了半天道理,但云宽还是不为所动。麦香的倔脾气又上来了,她认为既然对方不管,那自己管。

  麦香出面陪着云飞来找村委会主任石小乐,求对方支持一下。看在麦香的面上,石小乐通过广播通知村民集合商量此事。本来村民热情很高,等麦香跟大伙说明情况后,一听说是云飞来做这个生意,大家都不信任他,纷纷离去。云飞见状气得跑了,他绝望地认为,在大家眼里,自己就是个不成器的东西,没人愿意帮他。麦香劝他别灰心,除了集资,还可以贷款,明天自己陪他去信用社。

  麦香以军烈属的信誉做担保,向信用社提出贷款,但信用社认为信誉不能担保,只有房屋才可抵押。云飞一听非常生气,拉着麦香离开了信用社。在门口他们刚好碰到了廖书记。一听说云飞要办船运公司后,廖书记认为这是个好主意,他决定出面去找信用社主任谈谈。云宽听说麦香和云飞来到信用社后,急急忙忙也赶了过来,他埋怨麦香为什么那么着急,自己又不是不管,之前说的都是气话。

  金凤回家了,奶奶陶希妹非常高兴。吕家慧刚好回来,一件金凤,又喋喋不休地说起麦香和云宽的闲话,什么麦香又帮云飞集资又去跑贷款的。金凤本来挺高兴,一听到这些非常生气,她决定如果妈妈嫁就不认她,麦香表面上是讨好云飞,其实是讨好云宽,金凤觉得在妈妈眼里,自己和麦田都是多余的,妈妈已经忘了爸爸。这时,麦香回家了,金凤一看到妈妈,怒气冲冲地跑了。麦田也不理解姐姐的做法,她问姐姐,真能丢下金凤和自己不管吗。麦香斩钉截铁地说,不能。

  云哲和陶二兰都不看好云飞的事,为此,陶二兰又开始说云宽和云飞的坏话。旺山听不下去了,他训斥对方一家人不能互相拆台,必须互相帮衬,这才是一家人。

  在麦香和云宽的帮助下,云飞的船运公司终于剪彩开张了。

  麦香在渡口没绑好小船,眼看小船飘走了,麦香想够却够不到。没想到,一眨眼的功夫,那小船又慢悠悠地回来了。麦香见状惊讶不已, 这时,云飞从水底冒了出来,原来是云飞在水里帮她把船拖回来了。借着小船的事,云飞问麦香,失而复得的感觉怎样,不等麦香说什么,云宽动情地在雨中抱住了麦香,两个人终于又走到一起了。